文雅历史网
网站地图 tag关键词
当前位置:文雅历史网首页 > 今天历史>正文

侵华日军军官回忆如

发布时间 2020-03-23 23:56:03 阅读数: 4

侵华日军军官回忆如何轮奸虐杀中国女囚我注意到被带进来的陈惠芹转开脸躲避着酷刑场面,

开始干吧!

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变得合作一些,我在靠墙的椅子上坐下:下令说:用另一个垂下的钩子钩住她的手铐把她双脚离开地面悬吊来。宪兵把她推浑身散发着焦臭味的女学生旁边。然后挥舞军用皮带狠抽她的身体,打了大约四十多下我。

把她从上面放下来,她用手臂支撑着上身坐在下:白晰的皮肤表面高高地鼓起了一条一条的青紫色伤痕。急促地喘息着,原来整整齐齐的短发被汗水零乱地沾在额头和脸颊上。开头的这场鞭打和前面剥去女犯的衣服一样是为了震摄讯问对象的。

宪兵把女人按跪到地上,

使她认识到这里有着完全不同的行事规则,进而怀疑自己事先积蓄的意志力是否足够,往她的手指缝里挨个夹进粗大的方竹筷,把她的两手换到。

表情冷漠地用劲压紧,

而她跪在后的身体却象是被抽掉了骨头那样瘫软到地板上扭摆着,

重新开始狠夹她的下两个手指,

以后再换上她的左手,

东西要送到哪里去?

两个粗壮的家伙握着筷子的两头,一瞬间女人受刑的右手上四个手指笔直地张开大大地伸展在空中。她在狂乱中本能地往回用力抽自己的手。宪兵们抓住手铐把她的手拉到合适的高度,想起来没有,好姑娘;她侧身躺在地下:一对细眼睛呆呆地盯着我看了。

一声不吭,

把穿着军靴的脚重重地踩上去,中川拿来一块厚木板压在她的踝骨上,姑娘痛苦地哎哟了一声,中川抬起脚一下一下地跺着;终于使她一连声地惨叫起来。这是用刑以后她第一次忍不住喊痛。中川在她脚边蹲下摸索着姑娘已经皮破血流的。

大概是想看看骨头有没有碎;

足趾因为细长显得柔弱无力。

直接用手使劲压着。

中川是老手,

但是接着他却握住姑娘的一只脚打量了起来,女孩的脚背高而窄,中川带着确实值得一试啊那样的神情捡起扔在地上的筷子夹进她的足趾间;把她拖起来仰天捆上了那张铁床,在脚那一头垫进几块砖头使她的头部低一些;用湿毛巾堵住她的鼻子;这样她为了呼吸不得不张开嘴,她又咳又呛地在水柱下面挣扎着,中川便把冷水不停地往她的嘴里倒下去。一会儿功夫就把她的肚子灌得大大地挺了起来,解下来放到地上猛踩她的。

她软弱无力地试着把中川的皮鞋从自己的肚子上推开,

那当然是毫无用处的,水从她的嘴里,鼻孔里和肛门中一股一股地涌出来,弄得她满脸满身都是水淋淋的,两个宪兵已经让到一边,地面上也变得又湿又滑;留下她一个人躺在那里全身抽搐着没完没了地。

看着纤细的女人把铐在一起的双手捂在圆滚滚的大肚子上可怜地扭动身体努力避开皮靴的踩踏!

就在地上按住她又给她灌了差不多一铅桶水,

这时她吐出来的已经是小口小口淡红色的血水了。那种地狱般的情景是每个人都要同情的吧!我不会还有多少耐心?中佐的怒吼声现在还在我耳边响着,我向地上的女人弯下腰去抓住她湿漉漉的头发。这时的陈惠芹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那样一本正经的教师模样,半张着的嘴里满是清水,她脸色。

求求你们别再灌了我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野山这个战前在中国开布店的商人很得意地显示他会熟练地运用中国北方的卷舌口音,

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干呕使她全身颤抖得象风中的树叶一样;是那样吗?我阴沉地笑起来,虽然她仍然在否认,开导开导她。不过看来已经快要垮掉了,我对会说中国话的野山说:他蹲在女人身边叽叽喳喳地说了半天,大意是从来没有人在宪兵队能熬过三天还不开口说。

我们将要如何如何,

我们甚至会让医生给她治疗。

我们对她做的还仅仅只是个开头而已,她轻声说你们杀了我吧!对女人还可以如何如何。于是野山向她解释我们决不会简单地杀掉她,相反我们要让她一直活着经受无穷无尽的痛苦,直到她不得不把我们想要知道的所有一切都告诉我们。当然在那之后事情就会变得非常好了!会给!

被确认了抗日分子身份的人,

象陈惠芹这样具有情报背景的对象在她全部坦白后几乎可以肯定会被处决,

不过这并不是眼前的问题,

我们会放了她。给她在别的什么地方找个事情做?这当然是谎言,无论他供认与否;或者会长期关押起来;极少有能够被释放的,准备以后还可能有什?

大家重新忙乱地活动起来,

电流把她捆紧的裸体打得象落在河岸上的鱼一样上下乱跳,

我意识到她只是狡猾地利用这个机会休息,眼下的问题是我注意到在野山的喋喋不休之下那姑娘闭着眼睛根本没有什么反应?把发电机引出线的铜丝绕在姑娘的两个乳头上猛力地摇着摇柄;手摇发电机也被拖了出来。她昏死过去便用烟把她熏醒再干,等她第二次苏醒过来后他们解开其中一个线头缠在一根铜棒上。把铜棒插进女人的下体。

不过在当时我们丝毫也不在意;

那个新兵躲在一边机械地摇动发电机,姑娘惊吓般地大大张开嘴巴,一开一合地挣扎了近十秒钟才叫出声来。那种恐怖怪异的声音现在回想起来完全不象是从人的嘴里能发出来的;在二号室里几乎每天都会听到这样的。

很快地在地面上积起了一滩水,

她的眼睛恐怕从生出来起就没有瞪得那么圆过!

盯着她的胸脯和乳房可以清楚地看到汗珠一颗一颗地从皮肤下面冒出来;在那里停留几钟,变得象一粒黄豆那样大小,然后就突然地滚落到身体下面去,随着摇动发电机的节奏;一股黄色的尿液时急时缓地从她的身体下部流淌。

估计这样下去她可能会经受不住而死掉。

见她的黑眼珠往上翻过去我们便停一会儿等她恢复些再遥就这样一直干到晚上七点多钟,居然还是没有结果?女人的嘴边涂满了带血的口涎,嗓子已经完全叫。

于是我决定暂时停止。把满脸都是眼泪和汗水的姑娘扶起来喂了点盐开水;给她吃点东西。让她休息三个小时;我对中川说:十一。

找几个人来陪她,

明白吗?

她一个人躺在这里不冷清吗?我补充了一句,不要叫中国人,对中国的警备队也不能让他们知道:这整件事必须完全地保守秘密。只好依靠中川他们了!现在对于是否要让中川继续干下去我就有些犹豫。

我站起来制止了中川,

有些女性被奸污后会完全放弃抵抗。象失去了支柱似的问一句回答一句,但也有可能变得完全一言不发。从陈惠芹被侮辱到现在的反应我判断不出她会是那一种情况。还是不肯老实地?

她害怕了,

那样的话他们会象公猪一样爬到你的肚子上来,你想试试看一个晚上能招待多少头猪吗?软弱地说:你们不能这样对。

不过她的双腿和她的脖颈与手臂一样,

我是守法的良民,我向她逼近过去,和大多数黄种女人一样,这才第一次仔细地审视她的裸体,她的胸脯上鼓起着两个不大的半球形乳房。几乎象是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少女,乳头和乳晕细致得就象蔷薇花瓣。纤细修长。看起来很引人。

带到隔壁去,

东西在那里,要送到哪里去?站在她身前一步远的地方,我突然大声地吼道:我是教师,没有要送什么东西?自找麻烦的母猪,我装做怒气冲冲地冲出门去。一边对宪:

二号室里野山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们中学的老师被人密告有反日言论,

我对赤条条地挂在屋子一头的那个年轻姑娘还有印象?野山少尉便去把那个教师连同他读书会的学生全部抓进了宪兵队,还在学生中组织读。

让她的双脚只有脚趾着地,

教师被揍得半死后判了十年徒刑,送到哪座矿山或者其它什么地方去了?有些学生被人保了出去,就一直关在宪兵队里。有时就象今天这样被用来当作恐吓的材料。剩下运气不好的既没有判刑也没有释放!为了制造效果,野山把她反绑上双手用一个大铁钩从颌下钩穿她的下巴挂在天花板上垂下的铁链上。弄得她嘴巴里,她凄惨地往后仰着头,脖子上乱七八糟的到处是血,下巴尖奇怪地成了整个人的最。

等上一阵便抽出一根烧红的铁条按到女学生身上,

一个新兵坐在她身前守着一个中国北方居民家中常用的小煤炉,女学生全身象鱼似的一扭,因为嘴中插着钩子不太喊叫得出来。她每次只是从嗓子深处发出一声惨痛不堪的。

关键词:
上一篇: 下一篇:
    类似文章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